点点

但窥眉上冬 拂去纸上玲珑
且慢展毫头 命痛分两重
穷追一个梦 平生险绝不可说
情怀也无多
用黄昏酿酒 醉鼓乐春秋
恰也道灵魂再老也平庸
多哀痛 够撑得起这枯荣
一个人月圆几回才算真勇

锦心绣口却偏化浮鸿
只揽心一个我 抵万千荒洪
眉霜凝成冬
便废我诗身颠倒难至情浓
历眼不过蜃景皆投空
敢对千人一众 称颂
年深月久 行吟成风


抖落眉上冬 拈作山河相送
点盏琉璃火 折三尺冰冻
浮名早沉旧 多情之腑藏于胸
同晨昏抱拥
捉惊艳瞳孔 踏耳后狂风
独自天性赐我来世沉默
愈攥紧 老去情怀愈无用
一个人月圆几回才算真勇
锦心绣口却偏化浮鸿
只揽心一个我 抵万千荒洪
眉霜凝成冬
便废我诗身颠倒难至情浓
历眼不过蜃景皆投空
敢对千人一众 称颂
时代汹涌 反刍成风
挥墨扑空 引咎拨冗 敢一瞥峥嵘
独饮千钟 浮名愚弄 折山河相送
挑手呵就 滔天荒洪 将蜃景收拢
命痛两重 一梦寿终 眉上凝成冬

 

我 有思绪缓落漂泊
默 心间无意的探索
让世界荏苒着
等时间记录着
片刻思索 映画谁的轮廓

风 衬托着夜幕坠落
雨 浅奏着轻声应和
等时间记录了
有画面在闪烁
一缕思绪 停落半空中
想说什么

谁疑惑 岁月穿梭 不知为何 瞬间落寞
我探索 时间神色 有心浮落 表达沉默
就这样淡淡的
被夜风扰乱了
思绪偏颇 回眸谁人梦落

谁憧憬 白雪长河 林间叶落 就此洒脱
我唤回 筱月青涩 拂袖别过 踟蹰的歌
就这样幻想着
就这样安稳的谁人执着
叹别谁的青涩
让时光沉落

风 衬托着夜幕坠落
雨 浅奏着轻声应和
等时间记录了
有画面在闪烁
一缕思绪 停落半空中
想说什么

谁疑惑 岁月穿梭 不知为何 瞬间落寞
我探索 时间神色 有心浮落 表达沉默
就这样淡淡的
被夜风扰乱了
思绪偏颇 回眸谁人梦落
谁憧憬 白雪长河 林间叶落 就此洒脱
我唤回 筱月青涩 拂袖别过 踟蹰的歌
就这样幻想着
就这样安稳的谁人执着
叹别谁的青涩
让时光沉落

西岭千秋雪
冰封天地苍穹
孤雁落松中
鸿羽月中空
一抔黄土没
谁枯谁荣与谁说
春秋都成空
桃谢了春红
秋匿于冬风
旧事几分后人又知几多
说书人几句真假情薄浓

念白一句过客百年行匆匆
身影成双恍如卿与侬
酒一杯贪几盅
几转几人送
白雪又一冬
心有长叹却似寒蝉凄切声
声声催人断却梦中梦
烛泪还留当年 眼中
还在诉说 不负你我

血隐于夜中嗔痴情爱都空
别又几时逢
似流云之隙
负天地负卿
乱了花语难归去
只岁暮钟恸
翻云覆手重(chong)
换几次旧梦
戏文三行了了把欢情终
说书人几句真假几人懂

念白一句过客百年行匆匆
身影成双恍如卿与侬
酒一杯贪几盅
几转几人送
白雪又一冬
心有长叹却似寒蝉凄切声
声声催人断却梦中梦
烛泪还留当年 眼中
还在诉说 不负你我


白雪过后 寂静山空
飞鸟掩迷踪
江寒独酌 清明负我
慌乱似孤城
黄泉碧落 泪血饮痛
万物皆越过
苍鬓回首 洪荒若梦
不负把酒送

 

 

 

天晴了 又下雨了
人来人往 聚散的匆忙
心怀期待的人还在等待
攒满失望的人已离开
谁怂了 谁眼睛红了
失无所失 计较着什么
分别后的难过都是依赖
无法相拥的人要好好道别
倘若你在四下无人的夜突然想起我
希望你能记得曾几何时我也深爱过
无心风月 独钟你
太认真了我弄丢了自己
当初我自云云人海之中独独看到你
如今我再将你好好的还回人海里
至此流年 各天涯
明天的路你不要害怕
我走了
谁怂了 谁眼睛红了
失无所失计较着什么
分别后的难过都是依赖
无法相拥的人要好好道别
倘若你在四下无人的夜突然想起我
希望你能记得曾几何时我也深爱过
无心风月 独钟你
太认真了我弄丢了自己
当初我自云云人海之中独独看到你
如今我再将你好好的还回人海里
至此流年 各天涯
明天的路你不要害怕
倘若你在四下无人的夜突然想起我
希望你能记得曾几何时我也深爱过
无心风月 独钟你
太认真了我弄丢了自己
当初我自云云人海之中独独看到你
如今我再将你好好的还回人海里
至此流年 各天涯
明天的路你不要害怕
我走了

  有茶一盏,足以慰我心。。

       青砖伴瓦漆
       白马踏新泥
  山花蕉叶暮色丛染红巾
  屋檐洒雨滴
       炊烟袅袅起
  蹉跎辗转宛然的你在哪里
  寻寻觅觅
  冷冷清清
       月落乌啼月牙落孤井
  零零碎碎
  点点滴滴
  梦里有花梦里青草地
  长发引涟漪
  白布展石矶
  河童撑杆摆长舟渡古稀
  屋檐洒雨滴
  炊烟袅袅起
  蹉跎辗转宛然的你在哪里
  寻寻觅觅
  冷冷清清
  月落乌啼月牙落孤井
  零零碎碎
  点点滴滴
  梦里有花梦里青草地
  青砖伴瓦漆
  白马踏新泥
  山花蕉叶暮色丛染红巾
  屋檐洒雨滴
  炊烟袅袅起
  蹉跎辗转宛然的你在哪里

     


       


       甜甜莓茶醉
  悠悠春雨喂
  往来今日无上海
  问寻难走心中一片白
  风飞进 灯光残
  忘却茶香独生叹
  是梦匆匆 几度烟火黄
  纵有时光难消亡
  是雨潺潺 不问窗外寒
  孤衾影 长夜莫过知己难
  这上海 无人来
  往事已故此景谁还在

  (念白)
  烛残漏断频欹枕
  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随流水
  算来一梦浮生
  (摘自南唐李煜《乌夜啼·昨夜风兼雨》)

  甜甜莓茶醉
  悠悠春雨喂
  往来今日无上海
  问寻难走心中一片白
  风飞进 灯光残
  忘却茶香独生叹
  是梦匆匆 几度烟火黄
  纵有时光难消亡
  是雨潺潺 不问窗外寒
  孤衾影 长夜莫过知己难
  这上海 无人来
  往事已故此景谁还在
  这上海 无人来
  往事已故此景谁还在



旧时光活在旧灵魂当中
欲望过敏开始由痒变痛
怜悯时的样子光洁如初
满山遍野都被关在牢笼
有一座断桥对岸是迷雾
风吹船动流入未知之途
乌云流浪夺走明亮之窗
遗失星火隐隐约约煌煌
一句良言布满华丽辞藻
好或坏也不过说得轻巧
常唤不醒错过风雨人潮
青苔斑驳闻讯而不知晓
人生不能太过圆满
求而不得未必是遗憾
一句良言布满华丽辞藻
好或坏也不过说得轻巧
常唤不醒错过风雨人潮
青苔斑驳闻讯而不知晓
人生不能太过圆满
求而不得未必是遗憾

“心仪的鞋子断码了,就去旁边的店买一件漂亮的衣服,常吃的面馆停业了,就去别家吃一碗好吃的粉:喜欢的人离开了,就好好工作挣更多的钱。不开心的时候,就对自己说:算了吧,没关系,会过去的。。。”

 

关于郑州我知道的不多,为了爱情曾经去过那里
 多少次在火车上路过这城市,一个人悄悄地想起她

 她说她喜欢郑州冬天的阳光,巷子里飘满煤炉的味道
 雾气穿过她年轻的脖子,直到今天都没有散去

 关于郑州我想的全是你,想来想去都是忏悔和委屈
 关于郑州我爱的全是你,爱来爱去不明白爱的意义

 关于郑州只是偶尔想起,现在她的味道都在回忆里
 每次和朋友说起过去的旅行,我不敢说我曾去过那里

 关于郑州我想的全是你,想来生活无非是痛苦和美丽
 关于郑州我爱的全是你,爱到最后我们都无路可去

 似是而非或是世事可畏,有情有义又是有米无炊
 时间改变了很多又什么都没有 

让我再次拥抱你,郑州

"食物总是会在相同的季节履行诺言一般地再现,而人不会"




银河茫茫 你抬头仰望
我像流星 绽放着悲伤
何时能照亮
时空的形状 和假象
若给我光速的翅膀
无穷的力量
能否穿越这伪装
地图上最远的地方
怎么剩我独自流浪
消失的方向
不知不觉 不声不响 如梦一场
脱下行装 无力再抵抗
跌跌撞撞 我遍体鳞伤
我们的距离 像光年一样 太漫长
青春喧响 破碎的坚强
念念不忘 平行的时光
我们的疯狂 年轻的倔强 要珍藏
说好要到达的地方
怎么剩我独自流浪
不知不觉 不声不响
昨日如梦一场
地图上消失的方向
我~~~该如何寻访
万水千山 总有分离 总有成长
万水千山 也有欢喜 也有忧伤

青山遮不住, 毕竟东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