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

致月儿

墨入水:

你说你喜欢我写诗和歌唱

那不是诗人的诗

那不是歌手的唱

这儿啊

是个人儿连着人儿的地方

谁知你悄悄地做了我的红娘

而你总是在等待

等待那朵幸福的绽放

你又总是在等待

等待在国土南岸的守望

守望这边何时方能收获玫瑰的芬芳

 

妹妹啊,你总是笑话我是个情种

因为情种的诗歌里才总是女人的花样

可是那儿却总是没有你

 

妹妹啊,春天来了

上海的柳树开始飘絮了

那一朵恰巧清扬到我袖管上的轻柔是你吗?

是你在安抚我让我不要哭泣吗?

是你乘着南风来看我了吗?

 

妹妹啊

哥哥还没来得及送你我做的手钏

还没来得及与你见上一面

还没来得及带你俩去我的家乡看看

你怎么就舍得这么不声不响地走了呢

说好的要回来的呀

你怎么就这样的匆匆呢

匆匆呢

匆匆地只能用柳絮来告诉我你的思念你的心伤

哥哥心里还有好多话问谁去讲

那个被我叫狗头军师的小姑娘

 

妹妹啊,想你

哥哥写不来诗了

心乱了,写不了词,组不成句

哥哥答应你会好好照顾自己,会好好照顾她

你一直相信哥哥的,你也要好好的

那个世界没有爸爸妈妈,你要自己照顾自己

你要是能跟以前一样在QQ上问我“哥哥,在吗?”多好

哥哥一直都在的

一直都在,不会换Q的,省得你找不着我了。

 

 

致我的妹妹:月儿

写于2014年4月14日


评论
热度(14)
青山遮不住, 毕竟东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