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

大楞与二狗

当我和你说我是一个盗墓贼的时候,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

当然如果我是你,我肯定就相信了。不为别的,只为那一身二手市场淘来的学生军训服。参加过军训的孩子都知道,夏天艳阳之下,全身热气腾腾,身外却看不到丝毫的水汽泄露,这大多归功于这一身装备——军训服。紧窄的领口袖口设计,有效的防止了水汽的散失,其所用的全新高科技防水面料,更是对只透热,不散热这一勤俭节约的美德很好的进行了诠释。那么为什么说这一身服装就能成为我是盗墓贼的完美佐证呢?且听我慢慢道来:

因为,这都是师傅告诉我的。

我的师傅大家都叫他二狗,他的鼻子灵验无比。俺们村里人都不知道的是,他其实是个盗墓贼,应该说曾经是个盗墓贼。师傅是另外一个村的,离俺们村很远。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已经瘸了,在俺们村口正要饭。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俺叫大楞,虽然名字不好听,但俺确实不楞。嘿嘿,姑娘你叫啥?

“神经病。”一个长发飘飘的姑娘,扭着胯就走远了。

“诶,姑娘,你咋走了呢”大楞扑闪着大眼说着,“走路都这么好看,真不愧是城里的姑娘。”

“可惜咯,好好一姑娘咋叫这么个名儿呢。这姑娘,可比村口那刘寡妇刘小花漂亮了,她怎么得也得叫个大花啥的。是吧,师傅!”

没错,我身后的这个糟老头就是俺师傅,二狗。别看他蓬头垢面的,可有本事了,据他自个儿说,像刚看到的那种姑娘,拼命的往他身上贴,他还不见得要。听的我老羡慕了,难怪师傅刚刚都不正眼瞧那姑娘,只低了个头,偶尔瞥几眼,又马上闪开,那种厌恶之情无需言表啊。

“说你傻,你还真楞啊!那姑娘能叫大花么,那么俗气的名字。”

“那师傅,您看叫啥好?”

“我又不是她爹,我干嘛给她想名字。不过为了给你长长眼界,为师就露一手。”二狗揪了揪乱糟糟的头发,“嗯,就叫她红花。”

“听听为师起的这名字,简直前无来者后无古人啊!简单中带着点忧郁,忧郁里又藏着点欢喜,欢喜后躲着典雅,典雅里裹藏了野性。啧啧,真是好名字!”

“还不是和我想的差不多。”

“差不多!你说差不多?”二狗好像很愤怒的样子,挣扎着想起来拧大楞的耳朵,“你!给我趴下,老子还不信拧不到你。”

大楞无奈,只得趴了下来。

咳咳,具体拧的过程俺就不说了,最后终于在俺年轻力壮的身体面前,师傅他这残花败柳败下了阵来。

不过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师傅显然也不小,就在我打败师傅洋洋得意的时候,师傅的其他弟子到了。

师傅不止我一个徒弟。说起我们这次进城,主要就是来干老本行。师傅虽然瘸了,但他的狗鼻子确实管用。早在几年前,师傅路过这座城市叫作啥大夏的东西,就闻到它下边儿有东西。但那时候大夏这玩意儿在上头,他老人家的狗胆不够用。

刚好前几天师傅和俺在窝里看着电视,新闻里说了那啥大夏太久了,最后就塌了,整个都成了废墟。师傅当即就召集了我们师兄弟一窝,准备来干这一票。

乘着夜色,我们一次次的来回走动,将工具搬运到废墟里边丢着。而师傅则托着个破碗到处爬动,一边嗅着味道,一边赚点外快。

终于到了夜黑风高的时候,路边的行人已经几乎没有,周围的大夏里也只有几盏灯光。师傅爬到废墟中间,发出响亮的擤鼻声,几分钟后,抬起头,招呼我们过去。

“从这儿挖,动静小点。”

为了看清楚,我们是带了手电的,可为了不至于被发现,总是把手电一关一开的。我们几个年轻人勤劳的挖着,师傅在边上嚼着花生米喝着小酒看着。老实说,这是我第一次下地,其他几个都是我师弟,就更不用说了,心里是很忐忑的。可我毕竟是大师兄,所以必须表现的非常镇静,每一下下铲,都十分的沉稳有力。在几十铲之后,我不禁诗兴大发。这夜黑风高,天朗气清的,特别容易勾起像我这样的忧郁青年的思绪:

啊真是聪明的大楞,大楞就是我聪明啊。

瞧俺这铲土多有力,你又多土铲着俺瞧。

在我正情不自禁想要唱出来的时候,我那不争气的师傅突然打断了我的灵感。

“白痴,你开灯干嘛?”

“谁开灯了,哪个开灯了呢,你个二百师傅”俺愤怒的嘶吼着,想要表达俺内心的疯狂。可你要知道,这样的嘶吼,根本表达不了我心内涌动的万分之一,哦不,千分之一,万太大了。

“楞子,哪个说你了,发啥楞头呢”二百师傅吼着,“喂,你tm没听到啊,让你把灯关了。”

这时凭着我敏锐的洞察力和机警的大脑,我也发现了师傅所指的那盏灯。

“关灯?我么。我倒还要问问你们是谁,在这里干什么。”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在亮白的灯光后面。

“不好,大家快闪,不是自己人。”也不知是谁先喊的,大家都跑了。这时候我身为大师兄的高贵品格就展现出来了。在大家都惊慌失措的时候,我大吼一声,立时震住全场:

“啊,师父,你死的好惨哪~哪~哪~”边说着,我已扑到师父的身上。为了表演的真实,我还用力的拍打师父。

这时师父配合的发出几声嗬嗬的喘息声,终于在啵的一声中,师父吐出了一颗花生米。这颗不合时宜的花生米,打破了我的全盘计划,师父也真是的,没事把吃下去的花生米吐出来干嘛。

我正暗自恼怒,快速的想着怎么摆脱现状的时候,却刚好看到师父温柔的望着我,用那从未有过的眼神。

“徒弟,谢谢你救了为师的命~”

后来师父在我的英明授意下,将来龙去脉和那个陌生人说了。说自己被一颗花生米呛死了,徒弟带着自己的遗体来此处安葬,却被我英勇的行为和真挚的感情感动,在我最后那几下动人的敲击下,终于带出了那颗阻碍了他生命桥梁的花生米。

从此后,我和师傅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多年后我才知道,那座大夏,叫作雷峰塔,说是纪念革命烈士雷锋的,下面压着他的老婆,白娘子。而我,大楞的新娘子,就是刘寡妇,这还得谢谢师傅做媒。二百师傅,总算干了件靠谱的事。

感谢木睡,的投稿 :)

评论(2)
热度(10)
青山遮不住, 毕竟东流去。。。